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书法字体】作为林散之、陆维钊、沙孟海等书法大师的弟子,王冬龄在继承传统文脉的基础上不断探索,试图在中国书法与当代艺术之间找到契合点。近几年,精于草书的王冬龄以一种被命名为“乱书”的新颖书体,将中国书法引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,让人们感受到水墨书道的玄妙感和震撼力。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书写就是为了改变书法的王冬龄热情、激情、真情奉献书法。书法有多好玩,王冬龄就有多好玩;书法空间有多大,王冬龄心气就有多大;书法传统,王冬龄传统;书法现代,王冬龄现代。宣纸、报纸、照片、木材、石碑、玻璃、陶瓷、丝绸、人体等,能写字的质介上王冬龄都愿意尽情挥洒,而且挥洒得漂亮到位,把字书写到观者的心上,赏心悦目,悦书起舞。他是书法之大者,是书法之王子。他的每一次书法播映,无不给书坛带来狂欢与惊喜。他是书法界的魔术大师,只要他手中如椽的生花之笔一绞转,书法新闻、书法创造便汩汩而出,使得黑白世界的书法变得色彩缤纷。他是书法达人,平安夜降生的他近几年持续进行的书法平安夜活动总是引领时尚,惊艳一方,书法的日常书写与书法的太极梦幻凝聚于王冬龄的书法烹调,越位不逾规,进退裕如,游刃有余,岂不羡欤!伺候过林散之、沙孟海两位书法大师的王冬龄“采阴补阳”,挟林散之的绵柔、沙孟海的壮阔化为内功外拳的“王牌”书法,相邻传统时绅士风度,相伴现代时奔驰速度,骑墙传统现代时则迷情“媚娘”,不可逼视。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王冬龄总是不断带来惊喜,又持续制造惊讶。著名艺术史家范景中特意去看了王冬龄的个展“书非书”,看完后他说自己被震惊了,感受到一股来自“混沌中的星光”。”王冬龄的书法不方便用一个统一标准衡量评判,若遇王冬龄自以为是的作品,那每一件有每一件的衡量评判。王冬龄写超大规格的大字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榜书巨制,这一登峰造极的功夫前不见古人,后难见来者,当代无人接招,足以彪炳书史,关键是他的“盖世标王”的大字作品迄今屈指可数,几乎件件能够作为作品流传下去。据此,其书写大字的机关窍门、随机应变的本领是否应该好好研究一番呢?我们不要错误地指责王冬龄写大字是表演作秀,你拿一枝笔现场写写看,是不是也成书法江湖上的江湖杂耍了?王冬龄的现代性书法是典型的“借景”作品,“借景”西方艺术,仍以书法基因为圆点,故能墨象森森,比韵苍苍,并拉开同日本现代派书法的距离,高山流水,反弹琵琶。至于王冬龄常规的中楷大小的大尺幅多字数书法,字字顾盼,整篇阅读,富有宗教意味,唤起敦煌写经的联想。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“乱书”是我的最新突破

“应该说‘乱书’是我艺术创作中一个新的突破。它是上苍的眷顾,使我走到自然本身。”谈及这个极有个性和突破涵义的新书法样式,王冬龄特别自信与直接。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73岁的王冬龄一点儿也不懒,作为先后师事林散之、沙孟海二位书法大师的弟子,王冬龄有足够的资本英挺书法江湖,在他身上,我们惊喜地发现传统派书家普遍缺少的现代意识,现代派书家十分匮乏的传统功力很神奇地统一在一起。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在王冬龄心里,乱书是什么?

他用行书做对比进行了详细的解释:“行书里面又分行楷、行草两种书体。行书写得接近于楷书,就称之为行楷;接近于草书,就称之为行草。我这个乱书也是一样,它本身是打破了古人传统的章法排布规则的。如果笔画交叉得并不严重,还是可以识别内容的,就是偏向于狂草的乱书;如果笔画交叉重叠比较严重,对内容的识别比较困难,就成了偏向抽象画艺术的乱书。”

书法字体:王冬龄“乱书”新书体,书法与艺术的契合点

喜新不厌旧的王冬龄的书法阳光生活晒着给人看,希望大家也拥有一片书法的生活阳光。“汉字,实天地之文;书法,乃智慧之光。”智慧的王冬龄不一定学问要多高深,他的学问付诸铿锵含婀娜的书法线条之舞,他的书法本身就是文化的艺术,艺术的文化,他在领舞书法的同时,替自己也替书法艺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。【书法字体http://www.gdlcjj.com/

文章已完
作者心情:这货来去如风,什么鬼都没留下!!!
如无特殊说明,文章均为本站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